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
> > 走进海陵
天文历算学家陈厚耀
日期: 2009-11-11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  

陈厚耀(1648—1722),字泗源,号曙峰,泰州人。清初著名数学家、天文历算学家、经学家。
  中国的历算学,起源很早,发展较快。至明末,由于西方科学技术的逐渐传入,旧学新知识相互激荡。在传统的历算学中增添了不少新的内容。传入之初,由于学者对新法一时尚认识不足,吸收不多,直至清顺治中叶至乾隆初的80年间,才逐渐“将所输入之新法尽量消化,彻底理会,更进一步融会贯通,以求本国斯学之独立”(梁启超《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》)。这一时期的代表人物有王锡阐和梅文鼎,其中尤以梅文鼎在历算方面学识最渊博,成就最大,影响最深。而陈厚耀正是梅文鼎的得意弟子。
  陈厚耀早年师从梅文鼎学习天文历算,尽得其传。康熙四十五年(1706年)陈厚耀中进士后,因李光地的推荐受到康熙召见,经过一番问答,很得康熙帝赏识。自是入值内廷,得以大量阅读宫内珍本秘籍,接触到当时西方比较先进的科学仪器,并得到康熙帝的指点,因此视野更开阔,学识更精深,从而在学术上有了更高的造诣,与梅文鼎相比,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一次,康熙帝召见梅文鼎之孙梅谷成时说:“汝知陈厚耀否?他算法近日精进,向曾受教于汝祖,今汝祖若在,尚将就正于彼矣。”康熙四十九年,陈厚耀因母年事已高,放心不下,请求回乡就近供职。于是,康熙帝任他为苏州府学教授。同年梅谷成和另一较有名的算学家杨学山各携自己的著作《几何补编》、《杨学山历算书》,专和从无锡到苏州给陈厚耀审阅。后来焦循说:“曙峰以圣天子为师,故其所得其精奥异人。方其引见时,谆谆不倦,何其遇这隆也。世之谈算法者初推梅氏,观圣祖对梅谷成语,千秋定论,可不朽矣。”由此可见,陈厚耀以其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及其博采众长、潜心钻研的刻苦精神,奠定了他在历算学上的重要地位。
  陈厚耀在苏州供职不到一年,于康熙五十年又被召回京都,授中书科中书。康熙帝经常召他到南书房、西暖阁相互问难。陈厚耀在他的《召对纪言》中有这样几段精彩记述:

  康熙四十八年四月廿二日于南书房赐御馔。千刻,内侍李玉传旨问:“汝测量是用何法?”臣跪对云:“测量之法,由近可以测远,由卑可以测高,由浅可以测深。”又问:“能用仪器否?”臣对云:“臣家无仪器,只用丈尺亦能测量,与仪器同是一理。以圆测方须用八线表,以方没方直用三率法。”又问云:“能测每日日影长短否?”臣对云:“日影随各地北极高下方可测。”李玉回旨,少刻又传旨问云:“汝知得西洋算法否?”对云:“臣也知得。只看得书少,亦未能精。”又问:“能知笔算否?”臣对云:“笔算亦知,但盘算熟,笔算生。”
  廿三日,复进南书房。早膳后,旨问云:“汝能开几乘方?”臣对云:“开方诸法可开至三乘方。余乘方,古人但取其生率之妙,然究无实用处……古人开平,开立皆有图,而三乘方则无图。臣曾撰三乘方图,稍能发古人未备之意,然未知有当否。”又问:“能开立圆否?”臣对云:“能开。”又问:“是用何法?”臣对云:“古率用十六分之九,今率用廿一分之十一,似更精密。”又问:“能以大桶水算入小桶否?”臣对云:“也算得。”又问:“你是用径一围三否?”臣对云:“径一围三是古法,今用径七围二十二亦通。”
 二十五日随驾口外,车驾次密云县,日已晡。上令写一笔算式进呈。臣以皇极经世十二会乘一万八百年绘一笔算。旨问:“汝这法是如何定?”臣对云:“臣此法不用铺地锦,即以盘算为笔算者,只看行末一个字便是定位。”少刻,御书笔算一纸,朱笔横书问:“朕此法汝知道否?”臣视之有似西法。对云:“皇上此法最妙,极为简便,臣法系臆撰,不可用。”少刻又传旨云:“朕的算法近来也忘记许多,朕教你的算法你也要细细贯想,待朕问你。”


  余又问及能否测出北极高度及地周测法等。从四月二十五日随驾出外至五月初四车驾幸热河几乎天天召回问答,如此恩宠,确不多见。
  通过康熙帝的问难,陈厚耀算学与历算学大大提高,深感自明末以来,西方的历算知识传入中国并产生了很大影响,但极不系统,存在译本不全译文工拙不等,有些重要著作至今尚无译本等现象。陈厚耀向康熙皇帝提出了“请定步算诸书以惠天下”的建议,得到康熙帝的采纳,下诏征梅谷成进京,开蒙养斋,赐给他们《算法原本》、《算法篡要》、《同文算指》、《几何原本》等书,令梅、陈二人共修《律历渊源》一书。这部书试图囊括乐律、历算等各方面的成就,是一部学术丛书。其《历象考成》成书于康熙五十二年(1713年),该书采用丹麦天文学家第谷的天文学体系,数据也都取自第谷,其编篡体例和精度都超出此前的《崇祯历书》。这一年,陈厚耀为翰林院编修。
  康熙五十三年,陈厚耀母亲病故,康熙帝特命江苏织造经纪其丧事,并拔出银两助葬。待陈厚耀服阕,又立即晋升其为国子监司业、左谕德,同时仍兼翰林院编修。次年会试并充同考官。这一时期,陈厚耀继续参加《律历渊源》中其他部分的编篡。其中《数理精蕴》一卷,内容极为丰富,以介绍17世纪以后传入我国的西方数学为主,包括欧几里德的《几何原本》、三角学、代数和算术,以及对数、三角函数表、三角函数对数表等数学用表,乃至当时较先进的西方计算尺,同时也介绍了我国古代数学方面的重要成就。这是一部数学方面的百科全书,对我国后来数学的发展产生过重大影响。可惜,书未撰成,陈厚耀便于康熙五十八年告病致仕,后于康熙六十一年春病逝。陈厚耀关于算学方面的著作,据李伊考证,能确定的只有《续增新法比例》一部40卷。但据乾隆元年(1726年)《江南通志》、嘉庆十五年(1810年)《扬州府志》以及道光七年(1827年)《泰州志》等书记载,陈氏还有《借根方法》8卷、《算法篡要》1卷、《八线根表》1卷、《几何原本》1卷等算学论著多种。然在学术界影响较大、流传较广的却是《四库全书》中收录的两部研究春秋左传的专著:一是《春秋长历》10卷,研究春秋时期的历法;另一是《春秋世族谱》1卷,在研究春秋的姓氏。《四库全书总目·史部·别史类历目》还收录了陈厚耀关于《春秋》研究的著作三部:《春秋战国异辞》54卷、《通表》2卷、《摭遗》1卷。陈厚耀自己认为,他一生的精力大部分集中在这几部书中,这些著作在体例上各具特色,有相当的史学价值。
  我国古代的历法是阴阳合历,平年12个月,6个大月各30天,6 个小月各项29天,全年总共354天,这比一个太阳年要少11天多,积3年即要少1个月。为使历法与地球绕太阳公转的周期(即太阳年)相当,古人采取了“置闰”的方法,如何安插闰月,也就成了古代历法工作中的重要课题。尽管古人很重视置闰,但失闰、错闰的事仍时有发生,加之春秋时诸候各自为政,历法不一,这就给后来的编定长历带来很大的困难。陈厚耀《春秋长历》就是为弥补正杜预长历而作。此书以天文学、算学知识系统地梳理历法,其成就可以概括为以下四点:第一,他在著作之始,详细征引自《汉书》以来诸正史《律历志》、《历法表》、《春秋属辞》及《天元历理》诸书中的有关论述,不但为他编定长历提供了历史依据,而且还发现了几条典籍佚文,对考证很有帮助;第二,编定长历前先引古历法及春秋古历的算法,为其长历提供了有力的理论根据,然后以十二公纪年横为四章,纵成表,一目了然;第三,将春秋时期292年的朔、闰月之大小,并经传中的证据各系于表中,编排严密;第四,考证出隐公元年更加精当。总之,与杜预长历相比,陈厚耀此书,“非惟补其阙佚,并能正其讹舛,于考证之学极为有裨”(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),是研究《春秋左传》者河或缺的参考书。
    陈厚耀在完成《春秋长历》后,觉得春秋时期的姓氏研究还有待整理,于是进一步探讨,于康熙五十六年(1717年)七易其稿,方始撰成《春秋世族谱》1卷。春秋之际,自王朝至诸候大夫,得姓受氏的人见于经传的不可胜数,因此自汉以来对春秋姓氏源流的研究一直没有中断,其中如杜预所作《春秋释例·世族谱》一篇具载其世系昭穆,十分详实,可惜这些书大都亡佚,至清代前期只能见到一些残言片语,且大多辑自经传注疏中,故此类研究等于是一片空白。陈厚耀为填补这一空白,做了大量工作。他首先根据唐孔颖达的《春秋左传正义》,辑出杜预《春秋释例·世族谱》的片言只字,以确定该书的规模法度,继而旁参他书,竭尽搜罗,补其不足。并采用图表的形式,首调世次图,以周之卿大夫附之;次晋……,有条不紊。对那些经传中虽有其名,但世次实无从考的人,则另为一篇,附在各图之后。经过这番整理,春秋时期各国的姓氏源流基本弄清了。后来顾栋高作《春秋大事表》,体例即取法于此。关于陈厚耀《春秋世族谱》的学术价值,《清史列传》中讲得很清楚:“《世族》一书,与顾栎高《大事表》互证,春秋氏族之学,几乎备矣。”
  陈厚耀一生涉猎广博,著述宏富。据载,他还有《礼记分类》、《孔子家语注》、《十七史正讹》等书行世。

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